小小小北桔

那日,有来自塞北的贵客至


【亲,见到我走丢的巨猫了吗】



大纲文.....片段式整理脑洞




1.





阿云嘎在郑云龙小区家养了一只野猫。




看起来怪,但这话一点毛病没有。





“说什么不懂不懂,不定背着我在外面撸过多少野猫,卧槽,就是那儿真舒服嘎子。”

郑云龙变成了一只猫。

2.





郑云龙一直就是一只猫,为了在人类社会生存下去,外表装成了一个健全的成人,然而内心并不健全。偶尔压抑不住想被撸被抚摸的冲动时,就会变回猫四处游荡一下。




但别看他做人不敏感,做猫确是挑的很,不是随便啥人他都可以。




因此左挑右选,也没找到合适的仆人。




直到有一天阿云嘎来找,正巧碰上他变猫的日子。

3.





那天也算是郑云龙难忘的且充满惊悚的一天。先是在自家门口看见拎着塑料袋踌躇不前的阿云嘎,再是被无情的阿云嘎拖走上下其手,最后又被冷酷的阿云嘎起名叫龙哥。吓得郑云龙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发誓再也不约阿云嘎上门。

然而真香定律简直是世间真理。




阿云嘎到底是哪儿来的什么种类的千年猫薄荷精,怎么手法那么专业,这小圆手哦呜噜呜噜真舒服。








4.





阿云嘎也好奇怪,大龙最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总说有事儿找他,电话讲还不行非要他上门,去了人又不在。打电话也不接,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只能坐门口揉那只“龙哥”,有时候忍不住抱怨大龙几句,这只龙哥就掀掀快眯上的眼皮瞅瞅他,愣是给他瞅出了几丝寒意。

但是这猫太赖了,饶是阿云嘎遇猫无数还有那个挚友形大猫,也没见过这么赖的。看见他就瘫倒,还差两步就露肚皮,手一碰上恨不得全身都塞进来。




呼噜不着那个龙哥,就拿你这个龙哥先过过瘾吧。




“呐~...这个猫,你不要耍流氓,那是啥啊~我不会碰的。”








5.

然而这场大戏却是龙哥先忍不住露了马脚。

6.





这天对郑云龙来说是人生中值得记住的一天,他拿了对音乐剧演员来说相当有分量的奖,一回家就放弃了矜持的样子兴奋的在屋子里转圈。这种值得纪念的日子,不把嘎子叫来撸我两把,哪合适啊!

他便又故伎重演,电话打了出去,那头儿的阿云嘎也特别兴奋,平时不让他喝的酒都买上了。

郑云龙在猫化和人化中来回纠结,结果还是本能打败了啤酒。

郑云龙又不做人了。








7.

可惜,算盘打错了。

郑云龙爬上来时看到的一幕是,阿云嘎脚边放着几罐啤酒,提着满兜的水果和菜,面无表情的背靠在紧紧闭着的防盗门前坐了下来。

他敏锐的感觉到不妙,踱着步轻巧的走到一身颓废的阿云嘎旁边,用头微微拱了拱他纠结起来的手。

阿云嘎苦笑着抚摸他的脸,“龙哥,我这样是不挺丢人的。大龙又说他要临时去跟朋友吃饭......你说他是不挺烦我的,那他又总叫我干嘛呢。对了,秋葵猫能不能吃,杨桃呢....”

郑云龙一声不吭地听着,在他手底翻了个身,尾巴软绵绵的打着拍子。

“大龙老说我傻,我可能是真的傻,他摘了他的星,怎么会稀罕我这些假星星呢。便宜你吧,”说着阿云嘎站了起来,一副要离开的样子,郑云龙急的喵喵叫,立着尾巴围着他绕圈,“你别闹啦,要不你跟我一起走,我以后估计不会总来了,你要喜欢我跟我一起走吗?”

不会总来了??

郑云龙要做人了。

“嘎子,别走。”

8.





阿云嘎受到的惊吓容后再表,反正郑云龙花费了很多方法才哄回这个挚友,现在可能叫挚爱。

9.





第一次过夜后终于被撸的舒爽的龙哥大着舌头突突他又一个秘密,他这种族的绒猫还可以巨大化,巨大到塞满整个房间。

阿云嘎眼前一亮,从此郑云龙很难做人。








10.





“其实,大龙,”阿云嘎深吸一口气“我也有件瞒着你的事儿。”

砰—
郑云龙眼前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兔子,兔子耷拉着耳朵蔫蔫的发出阿云嘎的声音,“你别嫌弃我啊~”

郑云龙二话不说迅速上前,整个头埋进兔子白绒绒的肚子里,快乐。

11.

“啊...大龙....龙...龙哥...别舔..别,那个位置是...奶头....”
























End




我又上头了大猫大兔子真可爱,巨大化体型如图。
















蹲!

是个小号:

传说中的高大上款周边宣传图一组。
名称确定:【四四如意】自拍棒,可以塞痛包(P3,P5,P7),可以挂包包上(P6),可以拍照(其他)
就,它的这个转折结构是有道理的,我也是后来慢慢明白,一切都是为了拍照!

购买时可选:【四四】=云次方
或【如意】=深呼晰
如果想搅合,那只能ALL了,反正相比起原版价格,我这个太便宜了(哭)
日文名自撮りスティック,售价1000日元+,换算成RMB60多。
全部按最高标准做的,每个35.00,但是!因为不想拆,只能两个一起买。
于是一对70.00,和别人一个差不多价格,我觉得相当划算了,我自己都想要……压到这个价格就是希望大家带着基友一起来买,薄利多销吧我也是下了血本了ORZ
都很大,深深都有近13cm,所以就算是个立牌这尺寸也不便宜了,何况它还能折成任何角度呢……哎!就很划算啦!(词穷)

然而今天没有链接(。)
因为……另一个实用集体款周边因为厂家做错颜色紧急返工了,手里没有实物图片ORZ
我想全部到齐再预售的!!请再等等………………


他就属于舞台,在那个地方你除了他,什么都不用看,都不用管,十分令人喜悦和惊叹。

呵 我说我俩和双云感情一样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我和特么和嘎肯定不一样
但对面这货和那个龙的脑回路可能是一样的

成为密友必须有相同的沙雕脑回路

这是那个我之前bb过的,为双云上头时想起的朋友,不知道有没有关注我的小姐妹记得。今天我俩在闲扯淡的时候,一时兴起cue了个问题。我有时蛮不要脸的觉得我俩的感情和双云很像,所以觉得她这个反应我就觉得哈哈哈哈太过真实。发出来开心一下~(实在想打个小tag,搅和了☁️^抱歉

【云次方】三次MXH团建



我又来了。一小时激情短打。bug注意
最近采访听的少了,ooc注意

主大四角 除云次方外 友谊至上

狼人杀描写都为大纲式描写,娱乐局不要在意规则,有狼人杀综艺的梗出现,同圈的狼人杀姐妹请留下姓名激情握手!!










1.

大佬:“唉,就没有点能展示出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提高凝聚力的活动么。”
大声:“您再具体点?”
大佬:“就那种,一次能有好多人参加的,要展现出智力的,还要引发思考的,有点意思,相爱相杀,还不会给我到处搅和的活动。”
大声:“嘶—您再具体具体?。”
大佬:“咳咳,注意预算。啊哈哈哈哈大声你都组织三次了,组织信任你。”

大声:“好您嘞,导演组呢,狼人杀可以安排上了。”


2.

“我不明白,就穷到这份上了吗导演组?”郑云龙看着黑漆漆的并没有电梯的老旧楼道发出深入灵魂的拷问。

“mxh都是神仙呀,”阿云嘎边说边做了个向上飞的动作,“那可不,都会飞。”

张超眼瞅着郑云龙还要继续发作,忙过来调节气氛:“算了,龙哥,算了算了。导演组这不也是要把经费花在刀刃上么,我来之前听朋朋说屋子里面设计的可高大上了,就那种性冷淡风。”张超说着用胳膊怼了怼一旁蔡程昱。

“是呀,龙哥,你看虽然没有电梯,但设备很高级”说着,蔡程昱啪的拍了一下手,楼道里灯瞬间就亮了。蔡程昱带着一脸纯良的笑容转过头来,“声控的!”

阿云嘎、郑云龙、张超:“.....”

张超眼睛一亮,把还在寻求表扬的蔡程昱往里拉了拉,然后手碰上蔡程昱胳膊内侧的软肉,捏起一点,一使劲儿。

“啊——————!!张超你干什么!!!”

然后世界亮了。一直亮到了顶层。

点着头的阿云嘎爬上楼梯:“蔡程昱,你真是世界级的高音。”
比着大拇指的郑云龙爬上楼梯:“艺术家!是艺术家!”

.......
两分钟后,终于爬上楼的郑云龙看着屋里简陋的几张桌子和椅子:“张超你过来,我不打你,你过来。你把那个说性冷淡的喊过来,我就想问问,他们广东的性冷淡是不和我们北方不太一样?”


3.

因为活动来晚的王晰,推开门甚至都没能看到“性冷淡”画风的屋内,几个皮孩连带某些大人早已把屋里闹得翻了天。

王晰拉住路过的看着又老了几岁的鞠红川:“川子....”

鞠红川:“哦,晰哥你来了。”

王晰:“我问你下....”

“晰哥,嘘,我知道你想问啥。”鞠红川做了一个深呼吸,语速突然变得飞快道:“蔡蔡在追张超,他说张超媚上欺下,伤害国家栋梁。黄子的腿是因为他上楼时为了让灯亮,跺脚太使劲把腿跺坏了。阳台上的贾凡没有疯,他已经给蔡尧指了三十分钟路了,蔡尧还没找到这儿。南枫拉着洪之光和龚子棋马佳在比俯卧撑哦现在好像到仰卧起坐了。梁鹏杰和石凯去小屋开直播了不要进去我看你今天也没做造型。嘎子哥大龙在干什么,你不要问我,你自己看。”

王晰:“.......”

王晰拍拍鞠红川的肩道:“川子,让你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痛,辛苦了。”

鞠红川感动的湿了眼眶:“晰哥!”

王晰:“但哥还是想问下哈,深深来了没?”

....
鞠红川:“导演组,我严肃的跟你说下次再不让带家属我真就不来了。”


3.

狼人杀,十二人,预女猎白的板子。四狼,四民,四神,屠边,多简单的规则。

“我有问题。”郑云龙举手道,“白天别人说话的时候能插嘴么。”
导演组:“能,娱乐而已。”

郑云龙:“那晚上杀人的时候动作太大咋办。”
导演组:“没事儿,娱乐局。”

郑云龙:“那法官比划手势是十是这样,十一是这样吗。”
导演组:“对,十二是这样。”

郑云龙:“要是晚上有人睁眼.....”
导演组:“哈听不太清了!开始了开始了!”

郑云龙,今天也是好严谨一男的。


4.

第一局

四狼:李向哲、马佳、黄子弘凡和周深。
四神:预言家高天鹤、女巫王晰、猎人蔡程昱、白痴郑云龙

第一晚狼队安排周深自刀。女巫是王晰,王晰开药,形成平安夜。白天周·小猪蹄子·深激情自白跳出预言家并发李向哲一个查杀。队友李向哲爆狼式自救,成功污掉真预言家高天鹤,高天鹤长达十分钟的排比句也没能将警徽争取到手。公投环节,高天鹤拼住最后一丝机会,爆出验人结果发给郑云龙金水,然而郑那个龙丝毫不受影响,毅然决然将票投给了高天鹤。高天鹤,out。
第二晚四狼安排战略,周深继续自刀,将警徽发给马佳。白天,法官宣布结果,此时狼警长马佳已坐稳位置,将矛头指向一直话不太多的阿云嘎。女巫王晰表示同意,且跳出女巫身份,表示可晚上毒掉阿云嘎,白日推出上一轮爆狼发言李向哲。阿云嘎多次瞪视郑云龙未果,发言轮次疯狂diss郑云龙,表示他才是场上藏的深的坏狼。本轮结束,李向哲被推出。
第三晚场上二狼相视一笑刀掉女巫王晰,王晰撒毒阿云嘎,二人双双下场。白天狼警指投郑云龙,郑云龙百口莫辩,虽然蔡程昱在其威胁下不得不出来为其辩驳,但已回天无力。白痴神郑云龙遗憾退场。
第四晚黄子弘凡找到场上唯一一神猎人蔡程昱,游戏结束,狼人胜利。

不愿意提供姓名的周·马赛克·深:“唉,为什么大家都追着我喊佩服呢,我也不想的啊,我就是自刀了两次嘛,我也什么都没干呀。诶,晰哥,你来啦,别(biè)气嘛,你要不要听杀猪叫,我给你学一个?”

5.

第二局

四狼:蔡程昱、方书剑、高杨、刘彬濠
四神:预言家郑云龙、猎人阿云嘎、白痴王晰、女巫周深

旁观的余笛老师看完身份对此局用三个字精准概括。

“打个屁!”

第一晚高杨抿出阿云嘎带身份,比了个阿云嘎的号码,遭到方书剑激烈反对,方书剑坚持首刀周深,遭到刘彬濠激烈反对。最后首刀夜晚面部表情也十分夸张的李彦峰,并安排蔡程昱跳预言家。白天,法官宣布平安夜并进行警长竞选,郑云龙跳预言家,发言简单有力,“我,预言家,阿云嘎金水。下一晚先蔡后深。”到蔡程昱轮次,可能是迫于郑云龙的压力,蔡程昱学皮卡丘卖了个萌,然后默默退水,场面一时构成怂狼局。郑云龙顺利当选,首轮信息过少,生推出表述过于积极的李彦峰,女巫周深并没有挽救他的银水。
第二晚前10秒,蔡程昱被队友拿手势骂了狗血淋头。蔡程昱表示要对团队做出贡献,抓出隐藏至深的白痴神王晰,再一次被高杨骂到狗血淋头,蔡程昱一脸懵逼表示也可以先刀周深,刘彬濠为难的摇摇头表示可以自刀。蔡程昱用手势呐喊道没有解药解药用完了,方书剑高杨视若无睹。于是第二天白天,狼人刘彬濠死在夜里,蔡程昱选择自爆。众人一脸懵逼。
第三天晚上方书剑表示可先刀预言家郑云龙,让其无法再报验人。高杨深以为然,方书剑提出可再刀王晰,他可以白天作为煽动者将王晰推出。高杨提出异议,认为局势混乱可攻击猎人让其开枪带走好人追轮次。双方僵持不下,达成平安夜。第三天白天,郑云龙爆出两轮验人,并表示下轮将验高杨。方书剑紧接在后攻击王晰,引起场上他人对王晰的怀疑。高杨在后置位提出对方书剑的怀疑。白天场次僵持,投出第二位平民仝卓。
第四晚,两名仅存狼人疯狂指向对方。被抓来暂代法官的小狼蔡程昱气愤的操着他的金色男高宣布两狼同时死亡。游戏结束,好人获胜。

抱着音响的仝卓和李彦峰:“那四头狼,给我过来!今天追光者不让你们听到吐我们俩就算白死了!!”

6.

第三局

四狼:1975
四神:预言家马佳、女巫贾凡、白痴神菜肴、猎人龚子棋

第一晚1975睁眼面面相觑,手足无措,张超带头选择首刀亲爱的大龙哥,获得认可。女巫贾凡开药解救,形成平安夜。警长竞选环节,马佳并未上警,狼队梁朋杰顺利拿到警徽。推出杀心较重张超。
第二晚三狼迷茫选择刀掉翟李硕天,白天三狼合力煽动好人推出郑云龙,阿云嘎疯狂保龙。马佳此时跳出预言家身份,表示已验人阿云嘎、龚子棋好人身份。所以推测阿云嘎如此护龙必为女巫则郑云龙应为银水,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他吃桌子。
女巫贾凡表示自己已看清真相,阿云嘎必为狼人,他才是女巫。并相信马佳预言家身份,但是阿云嘎必须在此轮被投出。龚子棋眼神凶狠的表示随便,相信马佳预言家,大哥让投谁就投谁。蔡尧则表示相信贾凡,因为他是个没有灵魂的神。后置位平民则对马佳这个后跳的预言家表示怀疑。经过一轮票选,阿云嘎贾凡平票。pk轮贾凡仍旧表示相信马佳是预言家呼吁投出阿云嘎,阿云嘎认为马佳是假的预言家,同时谁踩郑云龙谁就是狼。郑云龙激动的要投掉贾凡。最后贾凡以多出马佳一票的微弱劣势牺牲。

牺牲前,贾凡酝酿了一下情绪,悲伤道:“大哥~我给你跪下了,我最挺你....”

马佳铁石心肠的表示:“拒绝诗朗诵,阿云嘎不是女巫我吃桌子。”

一旁的阿云嘎:“兄弟不至于不至于。”

.....
下半场游戏神民内讧,狼人组合1975莫名其妙取得胜利。


贾·啦啦啦·凡:“马佳呢,你们别采访我了,给我找一下马佳。新鲜的热乎的桌子来了。”


7.

后来,欣赏了全程录像的廖院道:“就一群傻白甜,看着都不太聪明的样子,玩儿这干啥呢?”